您好,欢迎到访微信投票! 登录后台 查看权限
  •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,那么赶紧使用Ctrl+D 收藏吧
  • 没错冠军就是这么来的,服务过中国好声音,好歌曲等
  • 想冲刺冠军!请找焦点团队!微信号:pss522baby

35岁,每一个选择都会变得格外艰难

励志故事 天蓝 2017-05-16 878 次浏览 0个评论

 毕乐/文

小齐收拾完行李的时候,离开车时间还有5个小时。他拿起电热水壶,打了一壶水,回来按下开关,在床边坐下。下楼过了天桥就是地铁口,可以直达高铁站。酒店又是单位长期租用的,不需要办理退房手续,所以,时间还早,。


1722001-9a25cb206a49ae10.jpg

窗户开着,能清晰地听到楼下经过的汽车鸣笛和卖艺人断断续续的二胡声。

半年来,他每天七点钟起床,洗漱完毕后,走过天桥坐地铁去上班。路上他会经过一个常年只供应包子和肉粽的早餐摊,买上一包“祖名”豆奶,两个包子。作为典型的北方人,肉粽他是绝对不会吃的,甚至有时候看到别人一口咬出粽子里包着的肥肉,他都会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
这个时候,地铁口总是已经停满了各式各样的电动车、自行车,就像他们地铁里的主人们一样见缝插针地拥挤在一起。它们中的绝大多数会在这里待上一整个工作日。

这个成熟而年轻的城市,总是以其独特的节奏保持着某种生活规律。

半年前,小齐满怀信心地以为自己可以就此在这个城市扎根。虽然他明白,此前在两家父母的帮助下,用了10年时间才在二线城市的买下的两套住房,在这里连一套100平米房子的首付都抵不上。

这意味着,在接下来的两年里,他必须拿着二线城市水平的工资,在这座超级城市里挣扎。生活,将重新展开他艰难的一面。

尽管如此,他依旧喜欢这个城市。这里有比他年龄只大一岁,却拿着比他高两级薪水的最年轻的处长。要知道,这在二线城市的省分公司是无法想象的。

他坚信,这是截至目前,他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机会。

从进入公司第一天开始,他就告诉自己,他在211高校里学了4年工商管理、3年西方经济学,读过几百本经济学著作,绝不仅仅是一个为了混一份稳定工作或者高收入,他有自己的梦想,他是真正关心国内金融体系、制度的发展改革的。他甚至觉得,自己虽然可能无法成为改革的驱动者,但至少应该是践行者。

他也从来不怀疑自己的能力。10年前,他还只是一个基层业务部门的普通职员,没有背景,没有关系,他勤勤恳恳、任劳任怨,凭借着连续3年在业务技能评比中的好成绩,凭借着自己不管多忙都坚持每年看20本书,凭借着把每一件事做到最好的态度,他一步一步地被领导看中、提拔,从营业网点调到中心网点,又调到省分公司。

他相信,凭自己的能力和努力,以前能做到的,他现在依然能够做到。按照总部借调部门领导的说法,如果一切顺利,年底他是有机会跟随前一批借调人员一起办理调动手续的。如果他可以正式转调到总部,这意味着单位就会在两年之内为他解决户口问题。他的两个孩子,将有机会站在一个更靠前的起跑位置。

如果“一切顺利”,这将是一个全新的开始。

然而现在,这一切都成了泡影。他发现,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只是部门领导的一个“骗局”。

部门领导老家在安徽,他最终的目的,是为了回安徽省分公司做一把手,这次把小齐从下面借调上来,只是看中了他的能力,想让他帮自己把手头的一个项目做完,然后自己就可以带着成绩“胜利”回到安徽。

至于小齐的未来发展,根本不在计划之内。

小齐突然很想喝酒。

这个城市,有他曾经最好的朋友,大学室友。可是,这个交通网络无比发达的城市实在太大了。半年里,他们只见过一次面。

那个周末,他转了三趟地铁,找到好友的家。好友的笑脸如多年前一样真诚而灿烂,亲自下厨,做了满满一桌菜。久别重逢,两人唏嘘一场。只是年近不惑的好友,早已是上有老下有小,再难像当年一样“一举累十觞”。

酒刚过三巡,好友尽管依旧热情招呼,却也是面色难掩。小齐也是结过婚的人,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,家家户户房间都局促,又不能像当年一样沙发地板随意睡,他必须要赶回住处。

告别时,好友的挽留是真心,惜别也是实意。只可惜,这份真实,在他们这个年龄,恰恰是最难以坚持的东西。

还是家里好啊。酒不醉人,小齐却突然有些感慨。桌上的水壶喷吐着蒸汽和沸水,像是在表示赞同。

那晚,走在回家的路上,小齐不断地想起自己在家里时,每次外出聚会喝酒应酬,母亲总是让妻子带孩子先睡。无论到多晚,她都会一个人靠着沙发呆坐着等。大多数时候他都会喝得酩酊大醉,东倒西歪地回来,偶尔还需要同事或者朋友送回家,这时候,母亲总是一面向来人道谢,一面小声数落,一面还要帮他倒热水洗脸泡茶脱衣服。

仔细想想,回家也挺好的。

研究生毕业后这几年虽说工作上没有太大的提升,却也从营业点的普通职员一路调到了省分公司,令多少同事羡慕不已。生活上变化就更大了,结婚、买第一套房、生儿育女、买第二套房,大女儿春节后刚刚上了幼儿园,小儿子刚满百天。

妻子在学校当老师,工作稳定而清闲,收入也不错。

眼下父母五十多岁,不说年富力强,倒也是正能帮上忙的年龄,从早到晚洗衣做饭收拾屋子照顾孩子,他和妻子只需要每个月把生活费交给母亲,其他的基本不用操什么心。

虽然弟弟也年近而立,还没成家立业,房子也还没有着落。不过,听说最近工作也算踏实努力,又找到了女朋友,再不像前几年那样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愤青模样了。也开始学着做饭,收拾房间,为未来精打细算。周末的时候,偶尔还会到家里帮母亲干点活,陪侄子、侄女在小区里玩。

小齐突然觉得,自己没能留在这座城市,也许反倒是一种幸运。要不然,全家人刚刚稳定下来的生活可能都会被再次打乱,甚至,说不定,所有人都要跟他一起重新开始奋斗,只为自己能够在这座城市里“实现梦想”。

这样看的话,也许当初自己的想法根本就是错的。

小齐长出一口气,笑了笑,站起身,抄起床上的背包,凝视着脚下车水马龙的城市,缓慢而坚决地关上窗。

已有 878 位网友参与,快来吐槽:

发表评论